情緒

別再幫他人情緒「埋單」!告別負能量,從學會劃下情緒界線開始

別再幫他人情緒「埋單」!告別負能量,從學會劃下情緒界線開始 面對帶有負面能量的抱怨,我選擇沉默、不介入。有時沉默就是最好的反應。如果對方還是不停抱怨,那我會選擇「離開現場」,因為我要保護自己。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情緒界線就是:我允許別人可以有情緒的自由,我尊重、不介入,但也不要被影響。 

有一次我走在路上,本想穿越一座公園,但我遠遠地看到公園裡有兩個人正在吵架,叫罵得很大聲,於是我馬上繞過公園遠離,一點都不想靠近。因為我的身體對聲音很敏感,衝突聲所給出的能量絕對不是正能量,會教人不舒服,我不想讓自己暴露在負能量中,我想保護自己。 

有一次,一位朋友跟我抱怨她先生,她很生氣,覺得先生很自私,都不幫忙做家事,只顧他自己,假日就跑出去打球。 

我平靜地聽著,讓她倒垃圾,只做一些同理。過了一會兒,我就故意轉移話題,因為我不想繼續吸收她的負向情緒。 

不要誤會,她當然可以有情緒,我不排斥,但她的情緒與我無關,我不是她的心理師,我不需要去處理她的情緒(這是角色界線),我更不需要跟著她的情緒起舞,我得保護自己。 

我母親是很節省的人,她自己捨不得花錢,卻一天到晚捐錢給廟,不然就是亂買電台廣告的藥;對了,我還有個素行不良的五舅經常藉故騙她的錢。 

為了阻止母親亂花錢,每次都不給她太多錢,於是母親就很生氣、暴怒。 

每次回家我都要聽母親抱怨二,當場我一樣面無表情,不做反應,聽聽就好,因為我知道反正我說什麼都不可能改變母親的,我選擇沉默、不介入。有時沉默就是最好的反應。如果母親還是不停抱怨,那我會選擇「離開現場」,因為我要保護自己。 

請意識到:我們生活在一個「情緒爆炸」的世界裡,記得要保護好自己,不要被別人的情緒「拖累」了。

那要如何保護呢?就是學習「情緒界線」

情緒界線就是:我允許別人可以有情緒的自由,我尊重、不介入,但也不要被影響。就像我上面舉的三個例子。 

是的,別人的情緒怎樣,都是他的事、他的自由,不管他是憤怒、傷心、難過、失望、不爽、沮喪也好,統統與你無關,但你要不要「吸食」他人的情緒,這就是你自己的選擇。請記得,你是有選擇的。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需要幫他人的情緒「埋單」? 

別人不高興又不是你造成的,幹嘛那麼害怕別人不開心?幹嘛一直希望別人要快樂?說穿了,你在「討好」,是嗎? 

討好是怎麼來的?通常我們最想討好的人,就是我們的父母。 

從小到大,只要父母不高興,我們就很害怕,因為父母已經很熟練地讓我們覺得:如果他們不開心,都是我害的,我有「義務」要為他們的情緒負責。 

在父母的情緒裡,往往夾帶著大量的「控制」。情緒是最好的控制。) 

很多父母善於利用他們的情緒來控制孩子,像是:「你看,都是因為你不聽話,馬麻才會生氣。」這樣的語言會讓孩子內心充滿罪惡感,也讓他們誤以為:「我應該要為母親的情緒負責。」這就是我們長期被父母情緒勒索的原因。 

情緒界線就是:我允許別人可以有情緒的自由,我尊重、不介入,但也不要被影響。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情緒界線就是:我允許別人可以有情緒的自由,我尊重、不介入,但也不要被影響。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其實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這就是成熟人格的展現

「我的父母老是吵架起衝突,我該怎麼辦呢?」我猜這是很多人的難題。 

老實說沒有標準答案,那得看你跟父母的關係,以及父母為何爭吵? 

但我在想,如果生活在一天到晚爭吵起衝突、烏煙瘴氣的家庭裡,你的日子一定不好過,那是很耗損能量的。 

如果置身在家庭暴力中,父母一天到晚吵架,而且你也確定無法改變父母的話,通常我的建議是:遠離。能閃多遠、就多遠(如果你是成人,而且你有能力養活自己的話)。不要捲入家人、父母的紛爭中,吃力不討好,請適當保護自己。 

這樣會不會太狠心、太冷血了?如果覺得狠心,那你就繼續介入他們的紛爭,我沒意見。但請小心你的善良可能就是導致你痛苦的元凶。 

當然,如果你有不得已的苦衷無法離家,那就學習「情緒界線」吧。 

請允許父母可以吵架,他們是可以有情緒的,請尊重,但不介入。如此你才能不受他們干擾,確保你生活的安寧。 

當然,要不受家人情緒的影響,真的很難,這是大修練 

修練祕訣就是:你必須「放棄當家裡的拯救者」(其實你也拯救不了任何人)。注意,他們都是大人了,他們必須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不是嗎?而你,只是他們的兒女,你真的需要介入他們的紛爭、為他們的衝突負責嗎?請三思。 

以上是我的觀點,僅供參考,不見得適合每個人。如果你喜歡介入別人的情緒與衝突,當然可以,請便,我沒意見。 

情緒界線真的是人生一大修練

因為你必須「允許」別人可以有情緒、可以生氣,而且那不你的事,你不需要為他人的情緒負責。 

這樣做確實要有點狠心沒錯,光是這個「允許」就好難。我們都是良心過剩的人。我們的善良讓我們想當好人,所以我們「不允許」自己不管,然而對那些不負責任的人而言,他們最喜歡像我們這種善良的人,因為最好欺負。然而真正欺負你的人,其實是你自己,因為你要當好人,所以你「棄守」自己的界線。 

常常有人問我:「你接個案或帶工作坊時,學員經常會有大量情緒,當他們發洩情緒、嘶吼時,你怎麼辦?你要怎麼保護自己?」 

答案一樣:「守住自己的情緒界線。」 

身為治療師,我有責任必須去面對、處理個案的情緒,但這也不等於是我要為他們的情緒負責,有了情緒界線,我就不會被他們的情緒給汙染了。 

情緒界線的重點是:當我暴露在個案的負向情緒中時,當下的我是「有意識」地在面對情緒,而不是「無意識」地被情緒干擾,這是很不一樣的喔。 

在那個當下,我很清楚知道:他的情緒與我無關,他不是針對我(有時個案對治療師會有很多「移情、投射」的情緒),我的任務是幫助他覺察情緒、辨識情緒,但我不需要為他的情緒負責。我的情緒界線很清楚。 

如果一個助人工作者情緒界線不清楚,不但很難幫到案主,甚至連他自己都會被捲入個案的情緒中,影響生活。 

一個界線清楚的人,往往是內心強大的人

老公今晚想跟妳做愛,但妳不想做,可以嗎?當然可以。 

但他會失望怎麼辦? 

難道他不可以失望嗎?當然可以。 

但他失望不代表「這是妳的錯」,妳也不需要為他的失望負責,他必須自己去處理自己的失望,不是嗎? 

兒子打了整晚的遊戲機,已經到十二點了,他明天還要上學,做父母的你有責任告訴他:「夠了,該去睡覺了。」當你不讓他繼續玩時,他一定會擺臭臉、生氣、失望,這不是很正常嗎? 

他可以生氣、可以失望嗎?當然可以。難道你要他歡天喜地地離開他心愛的遊戲機去睡覺嗎?那是不可能的,我猜幾乎也沒有孩子可以辦到。 

所以,請「允許」他可以生氣、失望,那是他的事,就讓他生氣失望吧,那又會怎樣呢? 

縱使因為「我沒有滿足你的需求,所以你不高興了」,那又會怎樣?不會怎樣的。如果你依然感到焦慮,你該問的是:「為什麼我需要去滿足別人每一個需要呢?」 

請問,別人都有滿足你的需要嗎?沒有,是不是?所以「我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需要」這件事不是很正常的嗎? 

欲望沒被滿足,人都會不開心。但人是可以不開心的,請允許他人不高興,而且你不需要為他人的開心或不開心負責,因為每個人都得學習為自己的情緒負責,這才是成熟人格的展現,不是嗎? 

情緒界線的修練是人生大修練,很難,我知道,沒關係,我們一起練功吧。 

(本文作者為心理諮商博士;原文刊載於周志建《情緒治療:走出創傷,BEST療癒法的諮商實作》/方智出版)

《情緒治療:走出創傷,BEST療癒法的諮商實作》。方智出版提供圖/《情緒治療:走出創傷,BEST療癒法的諮商實作》。方智出版提供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