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老

研究:「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可能在預防阿茲海默症中發揮作用

【專家觀點】
研究:「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可能在預防阿茲海默症中發揮作用 研究:「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可能在預防阿茲海默症中發揮作用。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一般人會重視血液中膽固醇的數值,是因為膽固醇升高將促使動脈硬化,繼而增加心臟病的風險,心臟病是世界人口最重要的死因,美國2020年到2021年均為首位死因,台灣及日本則是排名第二位死因。日前美國有研究指出,血液膽固醇與認知症(Dementia Disease)和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之間關係,更加重人們對膽固醇的注意。

美國南加州大學凱克醫學院(Keck School of Medicine of USC)於4月13日發表一項研究表示,研究人員採集了 60 歲及以上人群的腦脊髓液(cerebrospinal fluid,CSF)樣本,並測量了每個樣本中高密度脂蛋白(HDL)小顆粒的數量。研究小組發現,腦脊髓液中這些顆粒的數量更多與兩個關鍵指標有關,即這些顆粒可能對阿茲海默症具有保護作用。

研究:中年時期LDL-C數值高,與10年後患認知症風險增加有關

2021年7月23日在《刺胳針健康長壽》(The Lancet Healthy Longevity)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顯示,倘若中年時期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數值高與10年後患認知症風險增加有關。

研究發現,在65歲以下測量膽固醇的人中,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準高於190mg/dL(4.92mmol/L)的人與水準低於100mg/dL(2.59 mmol/L)的人相比,10多年後被診斷為認知症的風險高出約60%。該研究提供了關於血液膽固醇與認知症和阿茲海默症之間關係的最有力證據。 

為了降低心臟病風險的醫學指南側重於血液中的膽固醇水準,包括標記為「壞膽固醇」的低密度脂蛋白 (LDL) 和標記為「好膽固醇」的高密度脂蛋白 (HDL)。南加州大學凱克醫學院這項新的研究表明,腦脊髓液中的好膽固醇顆粒與大腦健康之間也存在重要聯繫。

一項指標是在認知測試中表現更好。另一個指標是腦脊髓液中一種特定肽的迴圈水準較高,這種肽類似蛋白質,但較小,稱為 Aβ42 。儘管這種肽在錯誤折疊並聚集到神經元上時會導致阿茲海默症,但在大腦和脊柱周圍迴圈的濃度增加,實際上與降低該病的風險有關。

南加州大學凱克醫學院醫學和神經病學副教授、醫學博士 Hussein Yassine 表示,這項研究是首次對大腦中的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進行計數。它們可能與在阿茲海默症中看到的形成類澱粉斑塊的肽的清除和排泄有關,因此我們推測這些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可能在預防中發揮作用。

延伸閱讀

別小看高血脂!研究:血脂指標異常,增加60%認知症風險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該研究於4月13日發表在阿茲海默症協會雜誌《阿茲海默症與認知症》(Alzheimer’s & Dementia)上。研究人員招募了 180 名平均年齡接近 77 歲的健康參與者,並分析了他們的血漿和腦脊髓液樣本。使用一種稱為離子遷移(ion mobility)的敏感技術,該技術最初由加州大學舊金山校區(UCSF)的研究合著者、醫學博士 Ronald Krauss 開發,研究人員能夠識別、計數和測量單個高密度脂蛋白顆粒的大小。141 名參與者還完成了一系列認知測試。

在接受認知測試的參與者中,腦脊髓液中小高密度脂蛋白顆粒水準較高的參與者表現更好,與他們的年齡、性別、教育程度或是否攜帶 APOE4 基因無關,APOE4 基因會使他們面臨更高的罹患阿茲海默症風險。在沒有認知障礙的人中,這種相關性甚至更強。有證據表明,這些高密度脂蛋白顆粒可能是找到治療方法的關鍵,這些治療方法將在疾病的早期過程中發揮作用,早在認知能力下降發生之前。

Hussein Yassine 博士表示,研究團隊在這裡發現的是,在認知障礙發作之前,這些油——這些小的高密度脂蛋白顆粒——正在潤滑系統並保持其健康,如果有時間通過運動、藥物或其他任何方式進行改變,以保持腦細胞健康。仍然需要瞭解促進這些顆粒產生的機制,以便製造能夠增加大腦中高密度脂蛋白小顆粒的藥物。

延伸閱讀

腸道是人體第二大腦!顧腦先護腸,高纖維飲食有助降低認知症風險

一個新的阿茲海默症研究方向和預防潛力

Yassine 和他的團隊被引導研究大腦中的高密度脂蛋白顆粒,因為它們可以通過多種方式保持大腦健康。它們有助於形成隔離大腦和神經細胞的鞘,以便它們能夠快速相互交流,並且它們在神經元的生長和修復中發揮作用。它們似乎還有助於防止大腦和血液系統之間的屏障發炎,這種炎症會導致認知能力下降。 

但與血液中的大多數高密度脂蛋白不同,大腦中的高密度脂蛋白顆粒更小,需要一種稱為 ApoE 的蛋白質來完成所有這些工作。阿茲海默症最強的風險因素 APOE4 基因是編碼相同蛋白質的 ApoE 基因的突變或變體。 

Yassine 和他的同事們已經在使用電子顯微鏡進行研究——它可以捕捉到分子水準的影像——以便更好地瞭解 ApoE 高密度脂蛋白的結構和功能。他們還希望在更大的參與者群體中研究 ApoE 高密度脂蛋白和阿茲海默症的風險,並著眼於闡明諸如藥物的影響和包括糖尿病在內的疾病的因素。

Yassine表示,人們正在意識到,關於晚發型阿茲海默症(late-onset Alzheimer’s disease)還有更多的問題。也許同樣有趣的是,看看脂質如何與類澱粉蛋白相互作用,或者新的治療方法如何不僅關注類澱粉蛋白(β–Amyloid)或濤蛋白(tau),還關注脂肪和 ApoE 。

參考資料:

1.【健康遠見】心臟病:WHO公佈2000~2019年全球死亡主要原因。

伊佳奇2021-01-08

2.Provisional Mortality Data — United States, 2021

CDC April 22, 2022 / 71

3.Provisional Mortality Data — United States, 2020

CDC March 31, 2021 / 70

4.Small ‘good cholesterol’ particles may have a role in Alzheimer’s prevention
First-ever study to measure high-density lipoprotein particle numbers in spinal fluid led by Keck School of Medicine of USC

Keck School of Medicine of USC By Wayne Lewis April 13, 2022

(本文作者為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長照、認知症政策研究者)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