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消失的七小時-心因性失憶症

作者 / 白明奇 發表日期 / 2018/3/11  瀏覽數 / loading

7月上旬某日下午4點半,張鈴接到兒子的電話,簡短通話後,急忙出門。

原來,服役的兒子休假返家即將抵達台南火車站,照往例,張鈴從安南區騎著機車前往火車站前站,依一般速度騎大約35分鐘就夠了。路途中,張鈴突然被一輛轎車撞倒,車倒人傷,但轎車隨即逃逸。

張鈴扶起機車,如約前往火車站、並接到兒子,當兵的兒子一眼看到母親肩上負傷,還抱著一個金屬圓盤,機車受損不輕,趕緊將母親送往一家教會醫院。根據後來她出示的便條紙,肇事的是一輛白色賓士車,除了撿起該車掉落的車輪金屬圓盤外,荒亂之中,張鈴還能記下車牌號碼。

像這樣車禍受傷的個案急診室的醫師看多了,翻開張鈴頭髮、檢視頭皮,發現沒有外傷,但問不出張鈴到底有沒有受到撞擊,急診醫師沒多說話,立刻安排了電腦斷層掃描,一如預期並未看到顱內出血或腦挫傷,至於左肩擦傷,還好不嚴重,醫師開了藥,並給了一張腦震盪注意事項,也已經很晚了,張家小孩叫了輛計程車陪母親回家。

返家途中,計程車裡儀表板右側的時鐘閃著11點30分,張鈴此刻突然清醒。

說清醒也不正確,因為自始至終張鈴的眼睛都是張開著,也可以說話,自由行動,反應合宜,只是格林威治時間不斷地前進,她的主觀時間卻處於停格狀態。事實上,張鈴的記憶從放下電話那一個時間點,直接銜接到此刻,中間一片空白,算一算,總共有7個小時。

(張鈴失憶過程的示意圖。)

腦震盪造成的失憶

不難想像,人的腦中除了維持清醒的複雜系統之外,還有一個將外界環境或體內送來的訊息登錄、編碼、進而儲存,之後隨時可供提取使用的記憶機器,其中的儲存步驟,就像蓋房子時,混凝土攪拌後灌漿並等待硬化的過程,隨著時間流逝,記憶也逐漸固化。

顯然地,經常見於腦震盪的典型急性失憶症中,當事人如張鈴從事故發生點往前推,總有幾分鐘的逆向性失憶,這是因為前述的記憶固化過程尚未完成,因此,當事人通常無法回憶事故發生的經過;另外,從事件發生之後,對於周遭發生與個人體驗的事情也無法記起來,這就是順向性失憶,這是因為負責登錄與轉存的大腦部位,暫時失去了功能。

短短的7小時,張鈴的意識清楚,言語對答正常,舉止合宜,判斷力也正常,但是卻無法將發生的經驗變成記憶,她會不會是受到驚嚇造成心因性失憶?心因性的失憶症通常以事件發生點切割記憶的正常與否,假設有位李小姐聲稱,某天她從地下道出來不久立刻被一個穿紅衣、戴白色安全帽的男子以棒球棍襲擊,眼冒金星,昏了過去,肩上名牌包包也被搶走,讀者可以看得出來這種陳述的疑點所在嗎?如果李小姐真的昏了過去、短暫喪失意識,那麼她應該像張鈴一樣,無法回憶事故發生的經過,因此,李小姐的說辭是編造的,這是司法神經心理學上經典的案例。

張鈴不願意追究,希望這事到此為止。

到底這個記憶機器是如何停止運作?是從來沒有記錄過、還是遺忘?抑或記憶完整存進、但卻無法被提取、回憶?到今天還是個謎。

張鈴消失的7小時,恐怕永遠也回不來了。

心因性失憶症(Psychogenic amnesia

患者因遭遇重大事件如親人往生、創傷等,內心所受衝擊過於巨大,導致出現選擇性或暫時性的失憶。失去記憶的片段多以事件發生點為切割,對於事件發生時的同段記憶會有選擇性失憶的現象。

許多戲劇或小說都有類似的橋段,女主角因重大車禍喪失了親人,致使她忘了車禍當下的那段記憶,就連男主角剛告白的片段也消失無蹤,只能讓男主角再一次追求……。

心因性失憶症可說是人類為了保護自己所延伸出來的心理疾病。為了要讓自己忘卻重大事件所造成的痛苦,甚至避免精神崩潰,大腦將事件從當事人的意識中抽離,並深藏於潛意識,因而出現失憶症狀。

因為心因性失憶症是由心理原因造成的失憶,通常患者不會出現生理症狀,有時僅侷限在特定時段的記憶喪失,且忘記的內容多為關於自我身分如職業、姓名等資訊,但如果是已經學會的技能如開車、烹飪卻仍會記得。患者在過了一段時間有可能會突然恢復記憶。(此部分文字由編輯室提供)

(本文作者為成大醫學院教授、成大醫院神經科主任醫師、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理事長。原文刊載於白明奇《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遠流出版)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