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老子「不爭而善勝」:與其盲目癡心,不如提升自己成為最後贏家

回歸到自我的生命實相
老子「不爭而善勝」:與其盲目癡心,不如提升自己成為最後贏家 圖/Shutterstock Kate Kultsevych

我有一個很靦腆的男學生,上課的時候他總是靜靜地聽講,課間也鮮少提問。大學一年級的時候他喜歡上一位非常優秀、才華洋溢的女孩,但這男學生覺得當時的自己實在配不上,於是決定用大學四年的時間追趕上她。

接下來四年他都沒有告白,只是非常用功地念書,想成為他這個專業的翹楚。也認真培養一些嗜好:像是沖煮咖啡、學習拉花、組裝音響、學寫詩歌……,充實了不少讓自己生命更加豐富的才藝。到了他終於覺得自己準備好的那一天,他親手做了一大把巧克力花束要跟女孩告白。沒想到女孩說:「謝謝你對我的欣賞,但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聽到這裏,你可能覺得這個男生蠢斃了,為了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默默努力準備了四年,結果心愛的女孩早就被追走了。

後來這個男生在臺大念了碩士班、博士班,成績一直是系上翹楚。期間也追過一個在校內時常擔任活動主持人、並在電視臺擔任外語主播的女孩。但女生覺得這個男生太木訥了,和他相處沒樂趣。這個男生在臺大電機系博士班畢業以後,因為成績優異,得到去麻省理工學院做博士後研究的機會。而當年他追求失敗的主播女孩,也飄洋過海到美國留學。

就在我生病那年,這個男生隔著太平洋聽到老師快死的消息,他好難過,想找一個也認識蔡璧名的人聊聊、說說心事,就找到他曾經告白失敗的主播女孩。沒想到就在見面聊天的那個晚上,女生看見他為了一個只教過他一年國文的老師,竟哭得那麼傷心、難過,忽然覺得:我如果嫁給一個這麼深情的人,可能會很幸福。女生就在那晚改變了對這男生的看法,他們倆就在一起了。

現在他們已經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孩,夫妻感情非常好。而女生和他在一起後直到今天,都覺得自己實在太幸福了,老公會泡咖啡給她喝、杯裏總出現教她暖心的拉花;還用親手組裝的音響和她一起聆賞音樂;更為她寫一首首動人的情詩。她覺得老公非常地浪漫、很懂得生活、擁有很多的愛。

❝我要說的是:比起急著對所愛的對象付出,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生命裏面充實自己,充實那個《老》《莊》很重視的生命實相。有一天,也許你沒有跟競爭對手去爭,你就贏了。❞

「不言而善應」,也許他不是那麼會說話,可是最後他自然流露出對人的深情,卻感動了對方;「不召而自來」,這時候不刻意追求對方,對方卻愛上你了。

不爭而善勝:順其自然,你可能就是贏家

當你不斷地做自我心身的提升和努力的時候,你的一切狀況都會更好。這一生,不管你是想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收穫很多成功、得到很多迴響,或者你希望在人際關係中能擁有很多天涯知己,或者你渴望有一樁美好的愛情,又或者你希望自己是心安身健、神清氣爽的,那麼,老莊的「反本全真」之道是很重要的。就像《莊子.德充符》裏的哀駘它,他不跟別人爭,卻是贏家。

有一齣日劇叫《窗邊的小荳荳》,戲裏一位戲劇老師說:「什麼叫演藝圈呢?演藝圈就是你不踢走別人,別人就踢走你。」女主角聽了很難過,可是另一位她更敬重的老師告訴她:「也許有的人是透過踢掉別人來站上那個位置,但你也可以不必踢掉別人就站上那位置。如果你有天賦加上努力,能讓自己夠好的話,就不必去踢掉別人。」這就是「不爭而善勝」——不必靠與別人爭奪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而是回到最根本的地方讓自己的生命更好,其他的就順其自然吧!而在順其自然之後,有可能你是贏家,有可能得到很多迴響,可能有更多人歡迎你、樂意與你同遊。

讓自己成為一個《老》《莊》定義下更理想的人

這個單元最重要的是教我們看清全局,教導我們在情感的最高峰,或者你以為最美好的時刻,或是對方付出許多、用盡心力的時候,能夠洞燭機先。但是各位也不要因為聽到「將欲取之,必固與之」,就在有人跟你告白的時候覺得:「太可怕了,他來追我了,因為他打算甩了我。」我們讀這些篇章不是只教你看到愛情、人事的無常,而是希望各位不要做一個不斷盲目地把感情往外投注的癡心人。

甚至不只是愛情,面對一切你追求的外在目標都是如此。世界上有很多人,可能為了學業、為了工作、為了地位,或者可能為了政治理想而付出一切心力,把自己搞得疲累不堪。《老》《莊》提醒我們:其實這樣付出不一定有好結果,所以要能「守柔」,將「反本全真」當作生命的主軸、最重要的實踐,讓自己成為一個《老》《莊》定義下更理想的人。因為當你成為更理想的人,你就同時會是個更理想的情人。理想的人和理想情人的標準是一樣的,一樣是減少負面情緒、減少成見,大器、充滿愛,很能設身處地為人著想,不是嗎?

真的要談感情,那感情就應該是:因為遇見你、因為愛你,一定要讓彼此的生命變得更好。而不是,因為遇見你,所以把1/2的錢給你、並且花1/2的時間在你身上、心甘情願當你的僕人、侍者。不要成為那種「為了表現對花的愛,把它壓在你的胸前」的情人,或者「用過度的力氣彈了絃,絃就斷了」的情人,如果大家都能獨立自主,具備基本的生活能力、具備至少能照顧自己的能力,哪裏還需要僕人般的情人,用盡力氣地對你好呢?當然如果你的情人細心照料你,你還是會感念這樣的恩情,但要清楚明白對方不是必需如此的。

把人生用功的重點,回歸到自我的生命實相

我看過好多追尋愛情的人,一站走過一站,好希望遇到的對象能獨具慧眼就喜歡天生如此、無需做任何改變的自己。可是什麼是天生自然的你呢?難道你小時候會寫的字和現在一樣多嗎?你現在會的英文單字和你幼稚園大班時一樣多嗎?

❝人本來就是每天都在改變的,百年人生你要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都操控在自己手中。❞

我覺得讀《老》《莊》之後的我,和年輕時候相比最大的差別,是越來越不容易緊張。朋友問我為什麼?我說:「以前會緊張,是因為覺得站上臺,我要演出、要讓別人看到的是蔡璧名。可我現在不是了,我覺得我像個陪伴孩子、陪伴讀者、陪伴聽眾朋友讀經典的人,在介紹的是傳承2300多年,有無數人注目、吟咏、沉潛其中的《老》《莊》之道。我是千萬《老》《莊》經典的追隨者之一,只是希望能夠用比較好的態度、比較清晰的口齒,把我也有幸遭逢的文化傳遞給更多人。」

也許因為不再急於表現自己,不強求要讓別人看到最好的自己,反而就不緊張了。不緊張,表現自然就勉強差強人意、雖不中亦不遠矣,即便有時身體狀況不是很好,還是可以有水準以上的發揮。所以我覺得能不能把人生用功的重點,回歸到自我的生命實相,而非在意別人眼光、在意別人耳朵、在意別人口水,這是《老》《莊》教我們非常重要的一課。

當然,我這個論述可能不太合適中國醬缸社會,希望和每個親友都能維持良好關係的民情,所以人家怎麼看、怎麼說你就照著怎麼做,我的想法與這樣的舊習不太一樣。可是各位不要忘了《老》《莊》思想的緣起,根據楊儒賓教授的《儒門內的莊子》中所述,牟宗三先生說是在周文化體制下的生活讓大家覺得累了,面對「周文疲弊」,所以才有新學說的出現。我認為相較於儒學,《老》《莊》所注重的可能是生命中更根本的。如果你讀過儒學再讀《老》《莊》,就既能保有儒學的優點,且能消解儒學多餘的執著,可以讓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所以絕對不要以為當個理想情人,和當個很好的人是兩回事,其實是一回事。活到這個年紀,人生經驗讓我容易洞燭機先,我會提醒學生:「這個女生非常喜歡《老》《莊》,表示她非常重視心身,所以你不要只是一味對她好、送她東西,你要讓自己成為一個《老》《莊》義界下的更好的人。」兩個人的交往,一旦過了那個相看順眼的第一眼、過了幾次覺得聊得來的經驗之後,對方就開始望向你的內心了,交談、互動,你終究得打開心房教對方瞧見。它美嗎?它真誠嗎?它清朗如月、靜定如冰嗎?還是它喜怒無常、動輒煩亂糾結?所以各位不要不重視,心、身真的很重要。

希望在讀完這個單元之後,大家不管是單身或是已在一段感情中,每天都能持續地比昨天更好,人如果能這樣活著,是很有滋味的。

(本文作者為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專任副教授;原文刊載於蔡璧名《學會用情:當老莊遇見黃帝內經2》/平安文化)平安文化提供。圖/平安文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