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壓

迎向新的一年,生活可以更簡單:只靠一百樣東西過一年

【大雁出版基地】
迎向新的一年,生活可以更簡單:只靠一百樣東西過一年

消費主義是無法通過單獨一個人實現的,更確切地說,這種執著地去追求更多東西的美國式消費主義,它需要大眾集體的同時參與。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羅伯特.南森在二戰後在美國不遺餘力地宣傳大規模生產。因為他認為,美國必須通過生產更多的東西來變得繁榮;但他同時也知道,這些生產出來的東西必須有人來消費。於是他說:「人民不斷增長的消費是經濟繁榮的基本前提,大規模消費是這種以大規模生產為基礎的經濟系統能夠成功的關鍵因素。」

2007年7月的那一天,我在家裡來回踱步,思考著我所擁有的東西,突然發現自己正是南森這個觀點的顯明範例。將近40年來,我似乎一直在為了買東西而討價還價,為大規模消費而竭盡全力。我希望自己的房子與生活在大多數人眼裡成為成功的代表,但是我們究竟應該怎樣來定義「繁榮」呢?它僅僅是一種物質條件?難道我們在靈魂層面就沒有繁榮可言嗎?我想我們應該都懂,僅有外在的富有而缺乏內在平靜的繁榮是值得商榷的。

消費主義不僅僅被當作國民幸福程度的外在體現。多年來,我甚至也盲目地認為,個人財物的質與量能夠衡量我內在的滿足程度。

在追求滿足感的過程中,舒適與享樂對我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在商場裡買到一件好東西的感覺同樣讓我神魂顛倒。我在追求著一種擁有更大可能性的生活,而實現它的方式就是我在商店所購買的物品。因此當我遵循主流文化所要求的那樣,而得到了所有的服務與商品時,我便實現我的美國夢了。

可是,這種通過購買越來越多的東西得到滿足感的方法,實際上給我們帶來了非常惡劣的影響。在它的作用下,我們大多數跟隨美國式消費主義大潮的人,並沒有得到真正的滿足;而是成為了自以為是的傻子。

雖然消費主義不可避免地具有社會性,但是當我讀到比爾.麥吉本於書中所言,我驚訝地發現這些話用來形容我是如此地貼切,他說:「擁有如此多的東西並沒有把我們變得越來越像群體中的一分子,而是使我們越來越個人化,使我們有違本性地相互孤立起來。」

我們總是被分散注意力,因而錯過了自己真實的生活。父母們會在孩子的獨舞表演會上、第一次走路或畢業典禮中,用各種3C產品捕捉那精彩的一刻,從而證明這些事情發生時他們的確在場;但是他們卻因此錯過了真實的生活,以及享受當下的時光。

我就做過這種傻事。在女兒的獨舞表演會上,為了找到好的取景位置,我在人群中擠來擠去,以便通過數位相機取景器捕捉到女兒那值得紀念的精彩瞬間。五歲的菲比穿著那件小水手服可愛極了,在我的不斷努力下確實拍到了幾張不錯的照片。但是,當我努力回憶這件事時,腦海裡出現的不是女兒可愛的舞姿,而是我搶位置拍照片的情景!

在生命的大多數時間裡,我們都不敢拋開工具而僅僅用自己的感官去體驗這個世界。其實所有這些工具與設備,根本無法提高我們的生活品質,反而阻礙了我們充分去體驗生活。

(原文刊載於戴夫・布魯諾 Dave Bruno《極簡富足:我靠100樣東西過一年》一書/橡實文化出版)

專欄介紹:

大雁出版基地,一個支撐成熟編輯人獨當一面、有利中小品牌生存發展的書業基地。

更多內容請至【橡實文化臉書】​/【大雁出版基地臉書】/【大雁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