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機場檢查行李的X光機會讓我不孕嗎?

《怕輻射,不如先補腦》
機場檢查行李的X光機會讓我不孕嗎?

我自從念碩士以來,因為經常要參加國際研討會,常有搭飛機的機會。搭飛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很擔心發生意外,所以不論是飛機本身或乘客都必須經過非常嚴格的安全檢查。如果大家有搭飛機的經驗就知道,除了要提早跑去航空公司櫃台排隊報到,最煩人的就是要排隊通過像是障礙賽一般的安檢,確認完全沒問題之後,才能放行讓你準備登機。

X 光行李檢查是很安全的手續

一般來說,安檢最多會通過三道手續:首先,你要把全身上下的配件、外衣、背包、電腦,甚至皮鞋全部脫下來,分別放進籃子裡,讓所有的東西經輸送帶進入X光機檢查,這邊的X光機可是貨真價實的X光機,可以發射和診斷用X光機相當能量的X光(約150千伏)。

根據法規,檢查行李所使用的X光機的屏蔽設計必須符合「在表面5公分地方的劑量率要在每小時5微西弗以下」,這樣算是很危險嗎?

可以假想一個情況,如果你遇到了一位極度龜毛的奇怪航警,硬是檢查你的行李10次,如果每次以垂直X光機5公分的距離經過該機器要花5秒,那麼每次通過的劑量就等於5微西弗/3600 秒×5秒=0.0069微西弗,四捨五入後將近是1/10根標準香蕉(0.1微西弗),那麼10次就是一根標準香蕉了,所以說事實上X光行李檢查是非常安全的一道手續。

通常行李放在輸送帶之後,我們會通過一個金屬探測器的門,主要是檢查你身上是否有夾帶像是刀槍砲彈之類的兵器,這個金屬探測器是利用低強度磁場做為檢測的工具,當你身上帶有金屬的時候,就會擾動原本的穩定磁場,這時候就會引動警報器,使得這個門開始ㄅ一ㄅ一叫了。電磁感應當然是輻射,不過是非游離輻射,所以目前為止好像還是非常安全。

如果你去美國,有時還有一種檢查,就是讓你站在一個透明小間裡,雙手舉高高,忽然就來個快速X光的全身掃描,這種「反向散射軟X光系統」主要是利用低能量X光照射受檢者,再藉由反射的X光偵測一些太軟或太硬的東西。因為這個系統是使用低能量的X光,所以當然是帶有游離輻射的,不過根據文獻指出,這種掃描器每次掃描大約只有不到0.05微西弗,也就是半根標準香蕉。

輻射劑量最高其實是在起飛後

不過這還不是劑量最高的,整個旅程輻射劑量最高的其實是起飛之後。根據文獻指出,民航飛行的有效劑量率大約是每小時2.4微西弗,也就是說,每飛一小時就等同於24根標準香蕉。如果我們從台北出發,想去東京(3個小時),就是72根標準香蕉;想去北京(5個小時),就是120根香蕉;想去紐約(17個半小時)就是……我的肚子覺得有點脹,你可能會想問:「可不可以只做安檢不要搭飛機了?」

講到這裡,你可能會想到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我們可曾看過穿著和《回到未來》的布朗博士一樣裝扮的空服員?沒有,大家印象中的空姐總是美美的,穿著非常能展現優雅氣質的制服、講話輕聲細語地在機艙內為大家服務。問題來了,每天這樣在空中飛來飛去,不就等同於香蕉狂熱分子、蕉農救星了嗎?

根據民航法規定,一個月之內的總飛航時間不得超過100小時,一年不超過1000小時,如果他飛得滿滿的話,根據文獻的劑量率來換算,一整年接受的宇宙射線曝露,一共是2.4毫西弗,遠低於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所建議的「一年20毫西弗以內」,可見得和被宇宙輻射曝露到死比起來,過勞死的機率可能還高一些。

我們也可以反過來思考,如果要藉由坐飛機達到致死劑量到底要飛多久呢?一般來說,絕對的致死劑量大約是8西弗,也就是800萬微西弗,總飛行時數必須要達到333萬3千3百33小時,也就是說,你必須在空中連續飛380年不落地才能達成這個目標,果真是絕對會「致死」的飛行時數啊!

根據統計,每100萬小時的飛行會有12.25人因為空難而喪生,那麼每100萬小時的飛行就會累積2.4西弗的有效劑量嗎?事實上這樣的計算是有疑義的,因為每個單次飛行的劑量應該要獨立計算。

我在這邊舉個例子,2013年美國路面交通事故的機率是「每一百萬輛載具一公里會發生6.8次交通意外事故」,意思是說,每一輛車開100萬公里或同時有100萬輛車開一公里的情況下,會發生6.8次交通事故。這個機率只和你「有沒有把車子開出去」有關,和「你開了幾次」無關,也就是說,每當你決定把車子開到路上時,這個機率就生效了,而每次都是獨立的,並不會因為你多開幾次,風險就變成13.6次、20.4次。

在這個概念之下,每次單趟的東京之旅,就是72根標準香蕉,不會因為你買了來回機票,所以風險就變成144根標準香蕉(但是期望值會加倍,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不論如何,從安檢到飛行,雖然一路上都遭受放射線無情地曝露,但是在這些過程當中,我們可能接受的輻射劑量都是很低的,其實不用真的花太多精力去思考這些輻射劑量對人體的危害,反倒是記得手提行李不要放單件超過100cc的液體,上機之後注意安全門及逃生裝備的用法,才是實在有意義的事情。另外,對空姐態度好一點,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她們拉上簾子後會做什麼事。

不論是行李X光機或是飛行時的宇宙輻射,劑量都是非常低的。

(原文刊載於廖彥朋《怕輻射,不如先補腦》/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