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專家觀點】

嗅覺醒來,滾動記憶

作者 / 謝明霏 發表日期 / 2015/9/12  瀏覽數 / loading

口述/雲門教室研發長謝明霏;採訪整理/郭怡然

嗅覺,關不掉的感官

當我們看到不想看的畫面,可以閉上眼睛。聽到巨大的聲音,可以用雙手遮住耳朵。只有味道,隨著空氣被吸進鼻子裡,大腦無時無刻都在處理各種氣味輸入訊號,因此人們無法關掉嗅覺,隨時都能聞到不同精彩程度的味道。

所有感官中,嗅覺接收器在鼻腔內,是唯一外露的感覺神經,反應最直接。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也指出,觸覺的受體有皮膚保護,眼睛有角膜保護,聽覺接受器有耳膜保護,只有嗅覺受體暴露在外,所以是最敏感的感官。

同樣的味道,帶來不同感受

生活中,有人喜歡榴槤的香氣,有人則掩鼻而逃。嗅覺帶給人們的感受,絕對主觀,而且直接,喜歡或不喜歡在聞到的當下就決定了,難以偽裝。

其實,大腦裡處理嗅覺的部位,就在杏核仁和海馬迴旁邊。杏仁核管理各種情緒,而海馬迴則管理長期記憶,包括過往情境以及空間的感受。因此,這些嗅覺的主觀感受,與情緒和記憶,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比如說,薰衣草的味道對於多數人會產生放鬆與安撫的效果,但芳療專家們發現,二次大戰期間成長的歐洲男性,聞到薰衣草反而感受到很大的壓力。研究後發現,由於二次大戰時期物資缺乏,受傷時,薰衣草是最常見的萬用藥物。因此,在那個時期成長的男孩來說,薰衣草的味道喚起了對戰爭恐懼與疼痛的記憶或情緒。

同時,我們也發現,臺灣人覺得臭豆腐相當美味,歐洲人熱愛各種起司,日本人則鍾愛納豆。同樣是發酵食物,這些食物卻對不同地區與民族的人來說,往往是無法忍受的「異味」。

用嗅覺打開人生視野

挪威有個以氣味創作的藝術家希希著.道拉斯(Sissel Tolaas),她有一系列作品稱為「氣味地景」,就是在柏林,墨西哥,巴黎,斯德哥爾摩以及底特律等城市,收集散布在都市裡的氣味。

她認為「整個世界等著我們透過嗅覺去探索」,每個人的鼻子都帶有偏見與主觀喜好,如果能夠理解其他人的氣味,就能更深入理解他的生長環境,心理恐懼以及文化傳統。那麼,就有更多相互理解與包容的可能性,更能以同理心看待與我們不一樣的人事物。

善用味道,讓孩子打開身體

我們大約在孩子小學一或二年級的階段,有一堂感官復甦的課。讓孩子矇著眼,孩子搭著同伴肩排成小火車,慢慢走進教室,老師會準備很多教具,例如紗巾,人造草皮,酸梅,黑胡椒…,孩子們緊張又興奮,時不時的從教室傳出大笑和尖叫,我們知道孩子正與同伴進行一場,開心極了的冒險。雖然看不見,但是身體好像讓我們的觸覺,味覺和嗅覺,更加敏銳了,透過不同的感官認識世界,是一種身體覺察的累積。

嗅覺,一直默默收藏著人生的記憶,也許某一天有個氣味飄來,我們會想起兒時的某個情境,某個人,甚至是某個快樂的情緒。

在生活中留心,發現嗅覺帶給我們的感受,和孩子一起來場嗅覺的冒險,讓身心甦醒,編織嗅覺的記憶。

延伸閱讀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