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撕下被外人貼上的「好女人」標籤,找回被抹煞的個人意識

不能自愛, 何以被愛, 何以愛人

撕下被外人貼上的「好女人」標籤,找回被抹煞的個人意識 圖/Shutterstock pixelheadphoto digitalskillet

把其他人的認同與否都放下,區分哪些是別人的期望,哪些是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並且清楚知道,想要做自己,就不可能討好所有人的這項事實。 

曾經有個女明星在結婚後,被大讚「眞是個好媳婦」,原因是她即使工作再忙,拍戲到凌晨兩三點才回家,早上七點半還是會起床為公婆準備早餐,「也難怪公婆對她讚不絕口, 身旁的人直呼公婆有福」,這是媒體對這件事情的結論。

但是我卻忍不住要想,說著「因為她這麼好,被公婆當女兒在疼」的記者,眞的有認眞想過這其間的矛盾嗎?

如果媳婦眞被當成一家人、被視為自己的女兒在心疼、在照顧,那麼既然知道她工作到凌晨才返家,就應該捨不得讓她早起,拖著疲憊的身體為公婆準備早餐吧。兒子結婚以前,他們應該也是早餐自理,但就在兒子婚後突然變得有所期待,希望媳婦替他們準備,「這樣才叫做好媳婦」,也表示自己有福氣,得到一個「好媳婦」了。

這段所謂的佳話卻讓我看得心酸,如果連事業有成的女明星都必須這麼做,無論是她自己覺得應該,或者是被他人的期待或要求,都讓我覺得女人的「好」,無疑是建立在犧牲和付出上的,周遭人不只不會體諒她的辛苦,還鼓勵她繼續維持。

比起男人無論背負了什麼樣的角色,都被允許保有更多自己的個性,用「自己覺得好」的方式去扮演,女人則更常被要求扮演這些角色「理想中的樣子,就像那些電視廣吿、電視劇、媒體輿論裡常出現的好女人、好太太、好媽媽、好媳婦和好女兒,這些好評讓女人忙得疲於奔命,最後忘記了自己是誰,也忘記了活出自己,是人生最眞實的幸福。

要同時扮演這些角色,同時又要實現屬於自己的自由,毫無疑問的更考驗女人的智慧。

這種智慧不是追求每件事情都做得很好,也不是強調在人際關係上,可以和任何人相處圓融,就像某些強調溝通技巧的書,會教妳怎麼掌握對方的心,說服對方認同妳的選擇。

那種只要掌握技巧,人際關係上就能無往不利的宣稱,其實並不是眞正的人生智慧,也不是可以達到的目標。

智慧是把其他人的認同與否都放下,區分哪些是別人的期望,而哪些是自己眞心想做的事情,並且淸楚知道,想要做自己,就不可能討好所有人的這項事實。

我們不可能在每個角色上、每個時刻、每一件事、面對每一個人,都能夠獲得好評。即使妳放下了全部的自己,什麼也不做,就只做這些別人希望妳做、認為妳應該去做的事情也一樣。

沒有自我的付出並不會討好到任何人,最後只會落得失去自己,也不被他人尊重的下場。

讓我們在林夕那句話再加上一句:「不能自愛, 何以被愛, 何以愛人。」

對「好女人」這種評價的追求,並不全是出於女人的虛榮,而是因為想要得到別人的愛,把自己的存在價値全建立在「愛與被愛」這件事情上的女人,一旦混淆了自己和關係的優先順序,就會以為所謂的愛,就是讓對方滿足,讓對方可以感到幸福快樂。

但是卻忽略了這樣的付出如果要對關係有益,必須先讓自己感到幸福。

許多人追求別人的標準、努力獲得對方的好評,就是希望自己努力去實現對方心中的理想,對方就會以同等的愛情作為回報。

但現實中的人際關係卻不是這樣運作,童話裡事事不計較、吃苦當吃補的灰姑娘獲得了所有人的善意和幸福結局,現實中一切以別人的要求為優先,對事情沒有自己的判斷標準的人,卻不會被當成値得喜歡的對象,反而會被當成家具或空氣,雖然生活中不可或缺,但是沒有為自己發聲的地位和價値。

不被當作「個人」來看待的女人

被認為是「女人的角色」的,常常都是關係中另一方的附屬。

比方說所謂的好媳婦,就是要孝順公婆、以夫家為重、以丈夫為天,或者是所謂的好太太,就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

這些角色被認為理想的、應有的樣貌,常常都是另一方比方說公婆、丈夫的輔助,但是又不像是職場員工那樣,即使是輔助他人的角色,也會獲得一定的薪水和報酬。

在家裡扮演好這些「女人的角色」都會被認為是應該的,所以也不會有額外的肯定或回報。

女人還在期待當個好女人就會被愛和被尊重呢,現實中能夠受喜愛和尊重的,卻往往是那些一開始就選擇捍衛自我的人。

日本女作家曾野綾子,就曾經提到當妻子過了中年,時常會被丈夫認為是家裡的家具。外遇的男人並不是想要離開妻子,而是人怎麼會跟家具談感情呢?

和自己共同生活的妻子就像家具一樣不可或缺,但是也跟家具一樣是理所當然的存在,家具只有在突然壞了或消失時讓人感到不便,但不會被人當作另一個個人那樣尊重並且珍惜。

所以捍衛自己的自由並不是自私,某方面來說,也是在提醒對方「我是人,我有自己的想法和意志」,那種認定其中一方只有配合的責任的, 並不是眞正的「人際關係」,而是人與工具、人與物的關係了。

為了不被當作關係中只能被動接受使喚的物品,女人要珍惜自己的自由,不要被「好女人」的形象所蒙騙,要知道扮演對方心中的「好OO」並不是妳的責任,人際關係也不會因為妳單方面的配合,就換來妳期待的結果。

作為一個人,妳的責任是無愧於自己,而作為關係中的某個角色,妳的責任是與對方平等而相互尊重的互動。

妳能夠把握的是自己眞心誠意與對方相處, 問心無愧的盡到妳認為應盡的責任,至於對方是不是也認為妳做得夠好、滿不滿意妳的選擇, 那就不是妳應該負責的事情了。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社會學碩士。原文刊載於羽茜《媽媽的自由:給那些隱沒在女兒、妻子、媳婦、母親角色後的自己》/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