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

別為了顧慮他人,總把自己擺在最後

放下自我否定的想法

別為了顧慮他人,總把自己擺在最後 圖/Shutterstock Photographee.eu

當你認為,自身的利益和需求都遠不及別人的珍貴時,你就是這個自我設限策略的受害者。信條是:當其他人都好的時候你才可以好—這個機制特別會為那些價值導向的人們帶來破壞性的影響。

我曾經有一些客戶認為,首先要先滿足他們小孩的需求,接著是配偶,再來是父母和公公婆婆、岳父岳母的需求,最後,才可以考慮自己的需求。連那些想要從他們一直以來都不喜歡的工作或破壞性關係中離開的人,都會像這樣對「忠誠」有錯誤的理解。而這個錯誤的理解是由「自我否定式意念操縱」所引發—我不能對主管或伴侶做出那種事!

我碰過自我否定最嚴重的案例是一位先生,他在教練課程剛開始時認為,只要非洲的孩子還在餓肚子,或者氣候變遷持續下去,他就不值得擁有一個好的人生。他極度否定自身的需求,一心只想著要減少資源消耗,不要對大自然和環境造成任何影響。

我請他跟我一起去除這些想法。問他到底什麼時候有達成過目標,可以放心地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呢?他陷入沉思。接著,終於笑了出來,寬心地說:「可能要等到我不在的時候了。當然,這非常荒謬。」

無論是哪些深層心理因素引起的自我否定式意念操縱,它都屬於破壞性意念操縱的一種。當我們過度考慮他人,總是把自己放在人生的最末位時,就能發現它的蹤跡。

隱忍,有何用?

一種在女性身上特別普遍的「自我否定意念操縱」形式, 是想要討好所有人。

某些事情惹你生氣,但你卻閉口不說的時候,就是自我否定式意念操縱的表現。或者儘管自己明明需要休息或支持,卻還是先幫助別人解決事情,這也是表現之一。就是這些幫助別人的行為,妨礙了許多女性多愛自己,也妨礙了她們掌握自己的人生。

我請有這些問題的女性與一些男性客戶思考,如果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他們會做什麼?結果,很多人都被這個問題的答案所觸動。

不過有些人一開始是拒絕的,並且對我說了自我否定式意念操縱世界的典型句子:「如果每個人都把自身權益放在第一位,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答案很簡單—如果每個人都把自身權益放在第一位,也許我們就能確保每個人,包括我們自己,都被照顧到,而不是忘了自己、持續破壞自己。

在自我否定模式中,人們會擔心,如果不犧牲,自己或他人就可能發生不好的事。我們可能會冒犯某個人、樹立敵人、被討厭或者遇到無法克服的對抗。在這種時候,自我否定式意念操縱經常會跟災難式意念操縱結合在一起,它會對你說:「如果現在誠實說出意見,你一定會後悔。」

但是,因為害怕不愉快的感覺或者不想陷入爭執而避開衝突,其實只會讓你變得像個因為害怕對方生氣而順從權威的無助孩子。結果,我們大多沒辦法得到想要的東西,或者,只會得到一些零碎的殘餘物。

接下來,讓我們仔細看看這是怎麼發生的吧。

沉默與錯過

碧爾琪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記者,最近她覺得自己的事業正陷入瓶頸。之前她的報導多次登上頭版,也曾經做過許多不同的主題。

她跟一位信得過的同事討論,那位同事建議她要在每天的編輯會議中多吸引別人的目光。「你要更會行銷你自己。」他說:「你什麼都不說,怎麼會有人知道你的能力!」於是她決定,下次開會時不要只是一言不發地坐著,而是表現出所有她會的東西—畢竟,她最不缺的就是點子。

然而到了下次會議時,儘管已經有很多經驗,她還是十分緊張。今天一定要想出一些好點子。她口乾舌燥。希望沒有人發現我在緊張。她專心地聽總編輯說話,突然間,真的想到一個好點子。她心跳加速。現在就是說些什麼的時候 !

但她卻忽然停下來,開始思考自己要說的內容是否真的不錯。然後她開始蒐集反駁的論點—我想的東西不會有一點太簡單嗎?有可能完全不是這樣吧?對啊,當然有可能完全不是這樣。還好我有想到,不然我就讓自己丟臉了。

於是,她什麼都沒說。另一位同事發言了,碧爾琪兩頰通紅地坐在位子上。會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很焦慮?如果有,那就太丟臉了。接著,會議開始討論一個新的主題。碧爾琪立刻又想到一個好點子。她跟自己說:我現在真的必須說話了。她絕對要拿到這個題目,沒有人知道她對這個題目了解得有多深。

但她緊接著又猶豫了一下—我會不會因為提出建議就冒犯到某個人?也許F同事想要做這個題目,她看起來非常有興趣。F同事一直是個很刻薄的人,我不想惹她。

就在會議進行到最後15分鐘,她還在掙扎的時候,總編輯把剩下的最後一個題目丟給她做。「你還好嗎?」走出去時, 他問。「很好啊。」她僵硬地微笑,接著弓起肩膀,悄悄走回辦公室。哇,我的表現還真棒。她對自己說,然後走向街角的咖啡館。反正今天什麼也做不了了。

從上面例子我們可以學到,只有當我們不論何時都能堅持立場,生命的冒險才會開始。重要的是—要去面對衝突,甚至失敗。學習抬頭挺胸,能讓你得以自信地面對衝突,並且從中獲益。只要放下自我否定的想法,你就有無限可能。

(本文作者為社會工作師、諮商心理師。原文刊載於佩特拉.柏克《讓你不自覺做錯,事後卻又受傷懊悔的「暗黑心智」》/方言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