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

他們等不起長照 2.0

【專家觀點】
他們等不起長照 2.0

「驚!社福移工暴增三倍十一年來最多」,這是聯合報的標題。這冰冷的數字反映出又增加多少家庭去選擇國際移工(外勞),也敲響蔡英文總統所想建立「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體系」的警訊,如果仍無法敲醒長照政策的決策者,未能提出有效務實的政策,長照需求造成家庭的壓力,將轉化成社會、國家發展的阻力,將是台灣社會的悲歌。

這數字是有近24萬家庭告訴政府,無法等待牛步化的長照2.0。他們選擇移工,是因為深陷於照護壓力,需要能直接協助的照護人力,不是一天僅有二小時居家服務或是一周五天的日間照顧,更清楚希望政府知道「長期照護」是無法以喘息或居家服務來應付。

上周一場「後長照時期服務發展之挑戰與因應論壇」中,衛福部照護司長蔡淑鳳以原住民釀小米酒的例子,來形容長照政策需要時間。

現代化政府是以政策科學決策模式,配合大數據,對有限資源,進行合理、適當、有效的分配,進行決策規畫與執行,但長照決策官員卻以原始社會生產模式心態,來面對心急如焚、心力交瘁的長照家庭。

如果長照政策還在靠天吃飯,民眾自力救濟選擇移工是無法阻擋的趨勢。目前長照2.0居家與社區服務尚未建立就將注定崩盤的命運,反映出決策者無法瞭解民眾實際的需求,將「喘息」服務當做「長期」服務來看,徒增民眾痛苦。

移工並非解決長照問題的最佳工具,但不可否認卻是目前民眾主要選擇的方式,也應是長照政策中的一項政策工具。但仍有民進黨立委是以國人工作權益,與照服人力的建制為由,要求勞動部取消85歲以上輕度失能者申請移工的資格,反映出錯誤思維是:台灣就因有移工,造成國人不願從事照服工作,影響長照體系的建立。殊不知,移工、國籍照服員等均是長照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人力資源,完整的長照體系應思考如何分級分類、整合運用,以滿足不同環境、病程等被照護者與其家庭的需求,不是排他零和關係。

建立長照體系需要融入各種力量與資源,無法靠單一政策工具,清楚面對民眾的問題與需求,無法再以虛無飄渺的政策口號,或是靠天吃飯的政策心態,否則不僅內閣與總統民意支持度下降,更造成國家因長照壓力被拖垮。

(圖片來源:Pixabay maxlkt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失智症整合照護專家;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2017年3月1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