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

難以言喻的痛苦…我不要當「憂」等生

【專家觀點】
難以言喻的痛苦…我不要當「憂」等生

小敏(化名)今年剛滿7歲,初由幼稚園進入小學一年級就讀,甜美的外型加上優異的學業、才藝表現,是老師與同儕眼中的模範生。

但近來卻常出現莫名憤怒、哭泣、鬱悶的情緒化表現,雖經家長再三詢問事發緣由,但小敏始終三緘其口,凡事皆以「沒事」或「不知道」為藉口推拖,除了讓父母莫名奇妙,不知所以然外,更擔心孩子否出了事而不敢講呢?畢竟報章雜誌、新聞媒體時有報導學童遭受性侵害、勒索、圍毆等校園事件發生,望著天真無邪的女兒,他們的內心不禁蒙上陰影,在參考學校老師意見後,遂帶著女兒至醫院尋求心理治療的協助。

初次見面,裝扮宛如小公主般的她嬌羞地依偎在媽媽身旁,據母親表示,小敏自從上小學後,為了讓她贏在起跑點,故精心為她安排了鋼琴、美語與繪畫的課程,培養她多重興趣的發展;開學至今,小敏在學校的考試幾乎都拿100分,幾次才藝比賽也深獲老師好評,還請小敏擔任音樂課的伴奏。

母親眼神中閃爍著自豪與驕傲,我面帶微笑的點點頭,但內心不禁為小敏感到難過,絲毫體會不到小女孩成長的喜悅,倒是有著揠苗助長的擔憂。

幾次晤談與遊戲治療後,又讓我對她們彼此的互動關係有了更深層的了解。母親來自於一個貧苦的農村家庭,礙於家庭拮据的經濟狀況,故高職畢業後,忍痛放棄繼續升學的機會便去工廠上班掙錢,但遺憾始終縈繞在她的心頭,25歲嫁入夫家,礙於所有媳婦中她學歷最低,始終無法討公婆歡心,連帶自己的孩子也因公婆的偏心而被忽略冷落。

隨著全家的搬遷與小敏的傑出表現,原本和公婆之間的緊張、衝突氣氛逐漸減緩;公婆一改初衷,對於母親成功的教育成果更是讚賞有加,母親也漸獲得公婆的認同,鞏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每當小敏考100分時,回家後總是迫不及待地打電話告知阿公,而阿公不免給予口頭嘉獎或金錢犒賞,久而久之也誤導小敏的自我價值觀,培養出其完美主義的極端性格,唯有考100分和無懈可擊的表現才能獲得眾人的愛與關懷,才能受到應有的注意與尊重。

長期的「報喜不報憂」得失心重,壓抑負向情緒表露的結果,使得小敏自我強度(ego-strength)低落,故失落後的痛苦(未考滿分、沒被誇獎等)便化為父母眼中的「異常情緒表現」。

故針對小敏的現況,除了安排個人心理治療,使其能夠感受到心理上的安全感、被接受感、被保護感、被鼓勵感、較不焦慮感,及不孤獨感外,也盡量給予其機會用言語或文字發洩心中的不安情緒,以維持內心的動態平衡。

另外也透過認知矯正的技術,將導致其悲觀憂鬱的非理性思考與信念作適當的引導修正,使其重獲自我控制的能力,提升自我信心。有鑑於家庭環境影響的重要性,我也邀請小敏的父母共同進行家族治療,期望透過改變孩子與父母間可能的病態互動(例如過度的期待等),進而消除小敏的心理問題。

我想「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乃為人父母者之常情,但孩子成長過程中,若經常追求的都是「最好的」、「第一名」、「贏」、「勝利」,這就構成莫大的壓力,這是一種長期的壓力,因為人不可能永遠處在顛峰狀態的。如果父母透過言語或行動要求孩子,認為他們什麼都能,賦予過高的期望,則易使孩子墜入痛苦的深淵,也可能永遠損害孩子的信心。

所以聰明的父母務必知道「知足常樂」的道理,寧可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也不要讓他當個「憂」等生,成為希望與榮耀下的犧牲品。

(圖片來源:Pexels Pixabay

(本文作者為法務部矯正署高雄戒治所臨床心理師。原文刊載於《中國時報》醫療保健版;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