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

降低對孩子與丈夫的期待,「適度放手」是家庭關係緊張的解藥

將心中的「期待」變為「希望」
降低對孩子與丈夫的期待,「適度放手」是家庭關係緊張的解藥 圖/Shutterstock Krakenimages.com

每天因為家人沒有遵守「正確方式」進行交代事項而總是家庭關係緊張嗎?其實每個人都會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所謂的正確方式其實只是「你的方式」,不代表他人不遵守就是做不到,只是你不喜歡而已!降低對自己與他人的期待,「放手」才是壓力與關係緊張的解藥。

不小心翻倒的牛奶,不再是你生氣或大呼小叫的藉口;你剛擦過地板上的黑腳印,是小孩需要學會自己收拾的一課,而不是讓我們態度變得不好的事情;當我們的先生似乎不懂我的心,而且我們不開口就不會做我們想要他做的事時,何不因為他們至少會問而體諒他們一些?要知道,他們都不會讀心術。當碗盤和衣服不是照著我們想要的方式收拾時,我們可不可以「安靜」呢?我們可不可以「削弱」自己的控制,並宣告「這不過是這樣」呢?

也許我們真的需要放掉過去生命裡的一些東西;也許我們需要原諒某個人;也許這個人甚至是我們自己。原諒,可以是治癒傷痛並增加快樂的有力方法。

與其說「我該有」、「我不該有」、「我希望我有」、「我沒辦法相信自己居然」、「如果」等等,還不如直接選擇放手。何不給自己一些讚美,將我們過去那些「不好」的事情,視為今日自己的踏腳石?沉溺於過去,並不會對現在有任何的好處。而讓錯誤或負面的字詞主宰我們的心智和心情,也是如此。

我知道,這個話說起來比做起來容易得多。在放手這方面,我做得也不「完美」。但是,比起失去控制、往別人臉上揍一拳,我寧可走到另一間房間、抱著一條毯子並開始自我檢視。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因為荷爾蒙失調的關係(這在「大姨媽」來訪的前一週十分常見)。

我了解到任何讀本書的人都不期待我是個完美的人,而且沒有一位母親可以做到百分之百面面俱到。我了解,雖然我可能知道問題的解答是什麼,但要活出來卻不總是那麼容易。我幾乎馬上就平靜下來。

我讓自己休息一會兒,並抱了抱自己。與其因為沒有活成我期待自己應該活的樣子而打擊自己,倒不如給自己一些愛和同情。我們都在努力比以往做得更好一點。知道要去做什麼,不過是戰鬥的部分而已。

降低對自己與他人期待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我之前有說過「沒有活成我期待自己應該活的樣子」?期待,可以說是我們擁有最吸引壓力的事物之一。它們是我們大多數努力背後的原因,也是我們中間有許多人覺得自己很失敗的理由。

知道應該做的事或是對我們的期待,並不總是能激勵,或幫助我們達到目標。了解這個概念,對我們的人際關係有所幫助。只是因為我們的孩子、夥伴或同事知道某件事是「該做的事」或會讓你開心(並不一定他們也開心),並不總是代表他們會去做這件事。有時我們實在對他們期待過高,而這可能適得其反。

我絕不是說我們對事情不要抱有期待。在許多領域內,我們必須對我們的小孩、自己和合作夥伴都有較高的標準。我們應該期待自己的先生忠實、小孩在學校努力學習、要尊敬他人並仁慈,以及要盡己所能等等。但我們需要對設立多高的標準小心以對,而這個標準並非依據我們本身的需求來控制。

如果我們期待孩子在所有項目都獲得「優」,但他們有時候做不到,這對他們而言,最後可能會傷害到他們,而不是幫助他們。我在我的一位女兒身上學到這個功課,因為她拿成績單給我看的時候,看起來十分害怕。她想要藏起成績單,假裝自己不小心丟掉了,然後在拿成績給我看之前哭了出來。她的反應這麼強烈,我想她可能是要留級了,然而讓我驚訝的是,她不過是沒拿到優,而是拿了個「甲上」而已。這對我來說是個大警鐘。我跟她一起哭了起來,並向她保證她本人比成績重要得多,況且這也不能決定她是誰或有多聰明。我提醒她,通常在班上沒有拿到前幾名畢業的人,最後變得更成功。成績無法決定我們的價值。

我發現,把希望孩子們在校表現優異並獲得全優成績,會給他們太大的壓力,我在不經意間讓可愛的女兒覺得她會因此而不夠好或不夠聰明。我讓她怕我,這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自那開始,我開始學著降低我的期待,不再說要他們必須全部拿優,而是要求孩子們全力以赴。我了解到當他們知道我不會因為未達到我的標準而責備他們時(是的,我過去會這麼做),他們再也不討厭或害怕我了。我在學校全拿優,並不代表我養育的小孩可以或應該也拿到優。

強迫他人去做事,通常會讓他們感到憤怒,並且未來對那些事也會產生不好的感覺。我知道有許多青少年和年輕人離開教養他們的教會,是因為他們被迫去做或不做某些事。我知道許多成年人討厭某種食物或活動,是因為他們年輕的時候被迫吃或做這些東西。許多人對於違反自身意願而被迫去做的事,豎起心靈的高牆。其中大部分是因為父母希望他們這麼做,好確定他們的孩子不會「走錯路」。

他們的出發點是愛,但有時候對小孩來說,卻有萬般除了愛外的感受。對他們而言,比較好的方式是採用軟性勸導,而非強迫的方式。最好是讚美他們的努力,而非用他們還沒有做到最好來打擊他們。

舉例來說,我期待我的先生和小孩可以洗碗,在沒有衛生紙時換上新的,會將髒衣服拿出來。他們的確會洗碗,但不會把碗盤照著我的方式放進洗碗機裡(這是許多女性的通病)。我們可不可以為已經完成的事高興,而且知道那些碗盤仍舊會被清理乾淨,就算他們不是「用本來應該完成的方式」?那些我們比較喜歡的方式?

而洗衣服也是一樣。我曾看過有些婚姻,是因為太太沒辦法接受她先生不以「正確的方式」放髒衣服而結束的。只因為這是你做事的方式,不代表這就是正確的方式,而只是你比較喜歡罷了。

做事的方式百百種,完成的手法也有許多種。只要事情做完了,我們就應該高興。「控制」讓我們在不遵守既定規則的時候感到可怕,而且會推離我們試圖想要控制的人(就算是出自於愛)。

❝透過降低對自己、學校、小孩和其他人的期待,我們就能立即讓自己從受害者心態中逃脫,讓更棒的愛進入我們的生活。❞

當我們可以停止將家人與我們過高的期待(以至於他們無法完成)綁在一起時,他們將會快樂得多。當我們將自己和他人從完美或控制的綑綁中解放出來後,將感覺更輕鬆、更沒有壓力和負疚感。如果用在改變用語上會如何呢?怎麼會有母親寧可選擇「壓力」而非「放鬆」呢?

只要在我們心中將「期待」變為「希望」,就能緩解許多的爭端。不過,這也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雖然我已經看到它對我生命的美好影響,我仍舊需要努力才能做到。但是當我有正確的工具時,所有事情就會變得十分簡單。一點一點地,我們就能在感覺到自己很悲哀地行動或重複舊有的有限信仰時,知道省察自己,然後慢慢地更加敏銳而進步。

另一個可以加進你教養工具箱的,是抱怨的藝術。使用不同的用語和方法說明我們正經歷的事,絕對可以讓你更享受教養和生活。

(本文作者為全職媽媽、鋼琴老師;原文刊載於妮可・克拉克《我不只是媽媽,還是我自己》/方言文化)

《我不只是媽媽,還是我自己》圖/《我不只是媽媽,還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