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

每天看到神主牌才想起太太已不在...社工陪阿公找回笑容

斷片的記憶
每天看到神主牌才想起太太已不在...社工陪阿公找回笑容 圖/家屬提供

82歲的李瑞傳阿公,個性幽默、愛開玩笑,被問到今年幾歲,永遠只停留在77歲。與太太李莊玉子感情很好的他,經常忘記太太已經離世,每天都在等待見太太、看到太太神主牌時才恍然想起,日復一日,在難過與自責中度過。

阿傳阿公平時總關心兒子是否平安到家,面對親戚的邀約,也是來者不拒,但他在2009年性情開始出現轉變,突然對兒子不聞不問,對親友的邀約也抗拒出門,活動力大幅下降,兒子買了新微波爐,阿公因學不會操作大發雷霆,兒子察覺有異,於是帶他北上就醫,才確診為阿茲海默症。

阿傳阿公的病情很快地在2年內由輕度轉為中度,在一次生病後,被安排入住護理之家,兒子們探訪時,看見他被綁在床上,既蒼老又消瘦,不忍心爸爸日漸退化受苦,兒子們便為他聘僱24小時看護,配合復康巴士接送,在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的協助下,到日照中心「上課」,氣色也恢復許多。

惦記著愛妻生病,急著回家照顧

在太太罹癌期間,阿公總是惦記家裡,性情也從傳統的大男人轉為體貼,甚至在床邊牽太太的手、為太太蓋被子。太太離世後,由於至今仍保有家中「有事」的記憶,以為太太在家等著他,每到傍晚,阿公都快速收好包包,坐等復康巴士接送,回到家看見神主牌,才恍然大悟,太太已經不在身邊了。

居住嘉義的阿傳老先生(中)近年出現失智徵兆,與他感情甚篤的妻子已在2019年3月去世,他在妻子靈前上香,但在日照中心,他仍會向照服員表示晚上要回家與老婆一起吃飯。(家屬提供)圖/居住嘉義的阿傳老先生(中)近年出現失智徵兆,與他感情甚篤的妻子已在2019年3月去世,他在妻子靈前上香,但在日照中心,他仍會向照服員表示晚上要回家與老婆一起吃飯。(家屬提供)

「阿嬤離世當天,阿公一直說太太去做仙。」日照中心社工張妤甄說,阿公的兒子對阿嬤的狀況毫不隱瞞,原本以為阿公已調適好心情,卻發現情緒起伏仍然很大。阿嬤離世期間,阿公甚至躲在日照中心角落「懺悔」,對社工說「都是自己不好,太太才離開我」,社工只好不斷安慰、開導他。

現在的阿公,雖然仍不時忘記太太已經離世,但在日照中心、兒子們的關懷下,保有快樂的心,回家見到神主牌時,情緒也變得較為平穩。現在社工、照服員帶他做活動時,阿公還會偷懶、耍賴。他笑著說,只要兒子們過得好,就是他的最大心願。

阿傳老先生(見圖),生活起居多數能自理,也能融入群體,對照服員的要求頗能配合。(黃子明攝)圖/阿傳老先生(見圖),生活起居多數能自理,也能融入群體,對照服員的要求頗能配合。(黃子明攝)

阿傳老先生雖然失智,但生性開朗幽默的他,在日照中心仍然有好人緣。(黃子明攝)圖/阿傳老先生雖然失智,但生性開朗幽默的他,在日照中心仍然有好人緣。(黃子明攝)

Q&A:日照中心是什麼?

長照2.0上路後,推出ABC社區整體照顧模式,民眾經由縣市政府長照管理中心專人評估失能等級後,由A級單位(長照旗艦店)擬定照顧計畫,並依個案所需的服務,連結至B級單位(長照專賣店)或C級單位(長照柑仔店)。

日照中心是B級單位的一種,提供在地老化的服務,簡單來說就像失能者的幼兒園,讓失能者白天上課、做活動,晚上回家。因日照中心屬於B級單位,需經由失能等級評估、A單位擬定照顧計畫後,確認符合資格才能使用。日照中心提供的服務包括個案生活照顧、復能課程、健康促進活動、諮詢及家屬服務等,由專業人員及照顧服務員所組成。

每家日照中心至少會有1名護理師或社工,並依據服務人數、類型,配備合適的照服員人力。若屬於照顧一般失能者的日照中心,每照顧10名個案須配置1名照服員;若屬於專門服務失智症患者的日照中心,因照顧難度較高,每照顧6名個案就必須配置1名照服員;若屬於失能、失智混合型日照中心,照顧比則折衷計算,每照顧8名個案須配置1名照服員。

日照中心是採單元方式來照顧,一個單元最多可同時服務30人,每家日照中心最多可以設2個單元,也就是最多可照顧60人。單元內通常會分為2個空間,1個空間類似教室,失能者的用餐、社交、認知活動都在這裡完成;另1個單元則是休息區,設有躺椅,供失能者睡午覺使用。

截至2019年8月底,全台已完成超過390家日照中心的布建,數量已超出全台的鄉鎮數,預計年底將破400家。民眾可上衛福部長照區網站查詢「長照服務資源地理地圖」,依據所處地區,找尋鄰近的服務。(資料來源:衛福部、林周義整理)

(原圖文刊載於《樂活一生》/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