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莊子「不以好惡內傷其身」,別因為感情傷了自己還渾然不覺

用情永遠都不要超過愛自己的心身
莊子「不以好惡內傷其身」,別因為感情傷了自己還渾然不覺 圖/Pexels

我曾經讀到一些採訪文章,關於那些因為參加社會運動,最後鋃鐺入獄差點送命的人。他們一開始並不知道自己後來會走上這條路,本來也沒有打算要犧牲生命。可是常常當他們發現時,已經來不及回頭了。有時候情感也是這樣。你可能會想,這麼說太嚴重了吧?談戀愛,吵個架、哭一場,真的會傷心害身嗎?如果你真的這麼質疑,那我要說你認識的朋友太少,或者會對你吐露內心祕密的朋友太少了。

我有位癡情的學長,曾因為女朋友琵琶別抱,他太傷心、一直哭,哭到後來眼睛竟哭出血來,沒有他的案例,我還不知道人真可以哭到血淚斑斑。

可血淚算什麼呀?曾經有位學生,在我的課堂上跟另一個女孩相逢,他倆都跟我學寫詩,當那女孩第一次寫詩給他時,男生想:「我如果和她在一起,那以後的日子不就是每日一詩或每週一詩嗎?多浪漫啊!」後來他們真的在一起了,但男生再沒從女孩那收到任何詩作了。

他們在一起一年之後男生來找我,我看到他時嚇一跳:「你怎麼變成像隻101忠狗啊?全身皮膚都布滿了紅斑。」他大一在我課堂上看起來好健康,據說單槓引體向上可以做100下,沒想到談了一年戀愛,這身強體健的男生竟變得A、B、C型肝炎兼具,整個身體都垮了。我問他為什麼搞成這樣,他說:「因為我沒法讓女朋友快樂。」他看女友不開心,就帶女友去抓河豚、去淡海玩,還削她喜歡吃的水果,親自送到宿舍去。但這女生還是不開心,說:「這水果都氧化成咖啡色了,吃了也無法美白。」敢情是位不太好伺候的女朋友。

我說:「她這麼難伺候,你還是想繼續和她在一起?」這男生答:「老師,怎麼是她難伺候?是我不好,是我不會照顧人。」我很納悶,都把身體搞成這樣了,怎麼不考慮分手呢?他說:「老師妳不懂,這世界上和她談戀愛的人,不可能有人離得開她。」這男生就這樣任自己愛得愈久、病得愈重,九死而不悔。

Pakutaso圖/Pakutaso

但這個故事還不是最慘的。我讀大學的時候,學校裏有位很有才、相貌高帥的男子,這男子曾短暫和一名苦戀他多時的女子交往,但兩人的緣分很淺,在一起沒幾天就分手了。可這女子依舊喜歡這男子,仍不斷注意男子後來愛上了誰,他下一任女朋友是中文系的,這女孩就馬上輔修中文,她覺得一定是她少了中文系人的什麼特質,這男生才不喜歡她。再下一任女朋友如果是日文系的,她馬上去修日文。就是這樣的一個女生。

你說「人不痴情枉少年」,但你能想像嗎?20年過去,我前些日子竟然接到這名女子的電話,因為讀大學時我跟那男子同一個社團,她想向我打聽還有沒有那男子的消息。我都在臺大教書19年了,她卻還在找19年前愛上的那名男子,還想知道她現下是該多讀點什麼,或者充實些什麼,才能得到那男子的青睞,到後來精神已經有點失常了。愛一個人到最後居然落得如此,這樣的愛情還有美感嗎?這樣的美感,不要也罷。

我說的這些真人真事,都是因其所「好」而傷心害身的例子。你問那「以好惡內傷其身」的「惡」呢?討厭、憎惡的情緒也會傷害心身嗎?我有位朋友的父親在一個半公營半民營的公司工作,每次只要有同事升遷,他就覺得下一個一定是他了。可是他殷殷期盼了三次,每一次都落空。就在第三次升遷名單公布後沒幾天,他忽然患上猛暴性肝炎,不久就辭世了。

❝傳統醫學說人會生病有三個原因:外因、內因、不內外因,其中內因就是人的怒、喜、憂、思、悲、恐、驚等負面情緒。所以莊子告訴我們,你怎麼樣談情都可以,但真的千萬不要、不要傷害你的身體和心靈。❞

其實在我們投入一段感情或在追求人生理想的開始,沒有誰是打算要賭上性命的,甚至也沒想要賠上健康,然而故事的結局,卻常常異於想像、有違初衷。雖然我們一年年在變老,但都希望一年年可以更幸福、生活可以更好,所以你千萬不要在身心狀態走下坡時,還渾然不覺。

Shutterstock Photographee.eu圖/Shutterstock Photographee.eu

「不以好惡內傷其身」,莊子教我們的不是什麼玄遠的道理,他要我們愛自己的心身,超過愛外在世界的追求,只要做到這一點,就不會走到自傷這一步。

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但照鏡子的時候卻覺得:「和他相戀以後,怎麼我越來越憔悴、煩惱越來越多?」那就要立馬開始處理了,不管是調整他的還是你自己的態度,但如果處理不了,可能你們兩人真的不合適,這段無法為彼此帶來正面影響的感情就要趕快喊停!一旦發現好像傷心傷身了,就趕快處理或及時收手的話,那麼這個傷了、亂了的感覺,反而會成為你能夠無傷、心身安寧的動力。

❝用情永遠都不要超過愛自己的心身,掌握這個原則去愛,肯定愛而無傷。❞

你說:「老師,可是我認識他的時間太短了,沒辦法馬上就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可以的,日本人有一句話叫「一日一生」,意思是一天可以當一輩子來過。多數人的一生就是兩萬到三萬多天,三萬是長壽的人才有機會擁有的天數,大部分的人大概只活了兩萬多天一生就結束了。所以你去看那個人怎麼樣過他的一天,就知道他會怎麼樣過一輩子。我也是這樣看自己的,每天晚上睡前思考一次:「我今天是怎麼樣過的?有哪些地方我該做得更好、可以過得更充實?」然後明天就要朝那個方向努力。

(本文作者為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專任副教授;原文刊載於蔡璧名《學會用情:當老莊遇見黃帝內經2》/平安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