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

「原來老公還愛著我!」因為理解,她選擇原諒外遇丈夫

找回罪惡感背後的「愛」
「原來老公還愛著我!」因為理解,她選擇原諒外遇丈夫 圖/Shutterstock Blue Planet Studio

「我沒做錯,是妳害的!」 以下介紹一個因丈夫外遇而來找我晤談的案例。

結婚進入第八年,這位太太因丈夫外遇而來到我的諮商室。半年前,當她發現丈夫外遇後,感覺眼前一片黑暗,待回過神來,開始逼問丈夫,並把他罵得狗血淋頭。丈夫不情願地認了外遇,但開始為自己辯解:「都是妳害的!妳老是對我發脾氣,我在家連個能安靜待著的地方都沒有!結婚後,我沒有一天不是在忍耐、在配合妳!」

聽到這番話,這位太太雖然大受打擊,但依然想跟丈夫繼續走下去,她找了好多網站,後來看到我的部落格。她表示,她讀了很多心理諮商師的部落格文章,裡面常寫道:「要是責備外遇的丈夫,會更刺激他的罪惡感,讓他更不願回到太太身邊。」

因此,她壓抑住想責備丈夫的心情,努力當個好太太,努力想挽回丈夫的心。可是,丈夫依然沒有停止外遇的跡象,依然老是心浮氣躁,一副「我沒做錯,是妳害的!」的態度。而她對這種生活已經感到很疲倦了。

明明知道,卻改不了

這位太太問我:「他應該很有罪惡感才對啊?可是完全看不出來。」已經把本書讀到這裡的各位,相信能夠明白事實並非如此吧。我將我在前面提到的「罪惡感越強,越會堅持自己是對的」所做的說明告訴她。

當我說:「正因為有罪惡感,他會主張自己是對的,怪罪是太太害的。」她立即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但我再說明各種案例後,她慢慢理解了。

她問我:「為什麼明明知道自己不對,卻又改不了?」

於是,我反問她:「太太,妳有沒有什麼事是明明知道不能做,卻又改不了的?」

她回答:「其實,我從以前就有晚上泡完澡吃甜點的習慣,一直改不掉,這算是答案嗎?」

我說:「嗯,這個回答就夠了,雖然是不同層次的問題,但兩者的心理應該差不多。那麼,妳覺得為什麼妳會戒不掉甜點呢?」

她遲疑地發出了「嗯......」的聲音,想了一下後,她回答:「原因是壓力......吧。當遇到很煩的事情,感覺心浮氣躁時,就會大吃特吃。」

伴侶的情緒會同步影響對方

「那麼,或許你先生也有壓力吧,妳知道是什麼壓力嗎?」我問。

「他最近一直說工作很辛苦,還抱怨說,好幾個同事離職,人手不足。雖然他一年前升官,但責任變重,薪水也幾乎沒增加,他對這件事很不滿。他不是那麼常加班,但有時假日會突然被叫去公司,我想,他的工作壓力很大吧。」

接著,她又說:「啊,對喔,我想我完全沒考量到他的狀況。我自己把心思都放在照顧小孩,忙得不可開交,他下班回家後,我會請他幫忙看孩子,或是幫忙做家事。我哄小孩睡覺時,很多時候自己也跟著一起睡著了,我想,我都沒好好聽他說話。」這位太太邊嘆氣邊說。

接著又說:「這麼說來,就在我發現他外遇的前幾天吧,他反常地喝得爛醉回來,當時,我正在哄小孩睡覺,所以心浮氣躁地對他說:『好不容易小孩快睡著了,你在幹嘛啦!你給我出去!』就這樣把他趕出去了。這麼說,我想起來了,他當時的眼神好寂寞喔。是我不好。」

心理學上有一種說法:「伴侶會為同樣情緒而苦。」雖然各自的境遇、感受方式不同,但先生寂寞時,太太也會感到寂寞,先生因罪惡感而痛苦時,太太同時也會為罪惡感所苦。

理解背後存在著罪惡感與愛

我告訴這位太太:「你們兩人都為同樣的情緒在痛苦呢。」

然後,我接著說:「太太,妳並沒有錯。因為帶小孩真的很辛苦,我認為妳已經很努力了,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妳完全沒有錯。妳先生也是為了妳,已經很努力在做了不是嗎?可是,他自己的工作也很忙,說不定他也覺得沒辦法幫妳忙而心生罪惡感。然後,不知不覺中,你們夫妻之間已經產生意料不到的隔閡了。那天,妳把先生趕出去,這只是一個小開端而已,即便沒發生那件事,也會有其他的麻煩問題產生。」

聽我這麼一說,「那,我老公肯定是不得已才去找那女人的。我想,他下班回來的確已經夠累了,還要陪小孩、陪我,真是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這種時候要是有人對他百般溫柔,他肯定飛過去的。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或許我老公真的很痛苦吧。」她已經能逐漸理解先生的狀況了。

「我想他現在也是很痛苦。他是大人了,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吧,而且,因為他是一個很好的人,知道自己做出讓老婆痛苦的事情後,一定更加痛苦。可是,妳知道嗎?正因為彼此相愛,才會這麼痛苦。如果妳不愛妳先生,恐怕早就跟他要贍養費,跟他離婚了吧。而且,如果妳先生不愛妳和孩子,也是早就去找那個女人,打算跟妳離婚了呀。」

我這麼說完,她恍然大悟。「我老公到現在都還愛著我嗎?但他折磨我這麼多年了......」

「聽妳說妳先生的態度,我認為他有很深的罪惡感吧?有罪惡感就表示有愛。妳自己的愛也是一樣,何不相信他的內心仍有愛情呢?」

因為有愛,所以願意諒解

她說:「感謝你,我的心情好多了。」然後走出晤談室。

後來,她傳訊息向老公示好,並表達愛意:「你做的事情,我雖然無法立即原諒,但我想了很多,應該已經理解你的心情了。我還是愛你的,我會永遠等你。」先生也回信了,雖然僅有短短的「對不起,謝謝」幾字,還是讓她稍稍鬆了口氣。此後,這位太太總是盡量以笑容面對先生,一開始,先生似乎不知所措,多半視而不見,但漸漸會打招呼,笑容也增加了。

有一天,先生低頭對太太說:「讓妳擔心了,抱歉,是我傷害了妳,真的很對不起。」

後來才知道,就在這位太太來找我晤談的那個時候,她先生就已經跟外遇對象說:「我還是無法和我太太離婚。」並提出分手了。

心理師想對你說
不論夫妻或戀人,他們往往不知道,其實他們會為同樣的情緒所苦。當彼此都有罪惡感時,會各自懲罰自己而持續陷入痛苦中。這種時候,使用「理解」這種原諒手段,就能開始改善關係。

(本文作者為日本心理諮詢師;原文刊載於根本裕幸《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采實文化)

《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對情緒勒索免疫,高敏感但不受傷,戒掉沒必要的罪惡感》圖/《擺脫「習慣性自責」的47個練習:對情緒勒索免疫,高敏感但不受傷,戒掉沒必要的罪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