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

孤獨世紀來臨!開放式辦公室反而增加同事間疏離感?

孤獨世紀來臨!開放式辦公室反而增加同事間疏離感?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百分之四十,這是全球白領階級說他們在工作時會感到孤獨的百分比。在英國,這數字高達百分之六十。在中國,超過半數坐辦公室的員工說他們每天都感到孤獨。在美國,將近1/5的人在職場沒有任何朋友,而 K 世代中有百分之五十四感覺與同事在情感上很疏遠。

這些數字都是在新冠病毒與社交距離時代來臨前就統計出來的,現在孤獨感很可能又更惡化了。與此同時,全球百分之八十五的勞工覺得未能真心投入自己的工作。這不只是感到厭倦的問題:員工的投入程度與他們感覺和同事及主管連結有多強烈息息相關。

顯然,我們不單是在居家和私人生活上感到孤獨,還包括我們現在的工作方式。 

當然,我們也不該給昔日工作場所賦予太浪漫的形象。馬克思異化論提到的十九世紀工廠工人為了微薄薪水埋頭苦幹,做著重複而規律的工作,不論與自己、同事或是名義上由他製造的產品都愈來愈疏離。

十九和二十世紀的(英語)小說充滿孤獨的辦公室勞工,從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筆下愈來愈麻木的錄事巴托比,到普拉絲(Sylvia Plath)所寫的愛.葛林伍德(Esther Greenwood)。另一方面,1972年電話接線員朗.格瑞金斯告訴深受喜愛的美國廣播主持人兼作者斯塔茲.特克爾(Studs Terkel)說,儘管她每天一直講話講到嘴巴都了,下班時仍會覺得沒跟任何人交談過。 

無庸置疑,對許多人來說,職場令人感到孤獨的歷史由來已久。但這件事放在當代來看,最令人驚訝的是,現代工作有很多方面本意是要讓我們更有生產力、更有效率,最終卻得到嚴重的反效果,因為這些工作使我們感覺更缺乏連結、更孤立。

職場的孤獨不僅對員工不利

對公司的營運也有不良影響,因為孤獨、投入程度與生產力顯然都是彼此相關的。在職場上沒有任何朋友的人,對工作在智力和情緒方面的投入程度都會減少「七倍」。更概括來看,孤獨、缺乏連結的勞工,跟情況相反的勞工相比,會請更多天病假、更提起勁、更不認真積極、犯更多錯、工作表現更沒有效率。

根據一項研究,這有部分原因來自「一旦孤獨成為確切的感受,你實際上會變得比較難以親近不仔細聽人說話,更專注在自己身上。你身上會出現各種現象,讓人覺得你更難稱得上是個理想的互動夥伴」。作者們解釋,這樣的結果就是你更難取得成功所需的協助和資源。 

當我們在工作時感到孤獨,也會有更高的機會換工作或辭職。例如,有一項針對10個國家超過兩千名經理人和員工的研究發現,百分之六十的受訪者表示如果他們在職場上有更多朋友,就更可能會待在原本的公司。 

那麼二十一世紀的職場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導致這麼多人感到如此孤獨?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開放式空間與孤獨 

整個空間沒有隔板或小隔間,員工坐在一排排長桌前,啄木鳥般敲著鍵盤,全都呼吸著同樣的回收循環空氣:歡迎來到開放式辦公室。 

近期針對開放式辦公室的憂慮,可以理解,主要是聚焦在其生物危害的本質上。2020年2月,由韓國疾病管理本部進行的研究,追蹤了首爾一間客服中心爆新冠病毒疫情的情況,顯示在第一個員工感染後僅僅兩內,同一間開放式辦公室的另外90名員工也被驗出新冠病毒陽性反應。但受這種空間設計危害的不僅限於生理健康。許多辦公室員工感覺彼此疏離,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整天都待在寬敞的開放式空間裡。 

這可能有點違反直覺。確實,1960年代開放式辦公室首次出現時,設計者宣稱它是一種進步的、幾近於烏托邦式的設計概念,能夠(至少理論上是)創造更利於社交與協作的工作環境,不論是人或想法都能在此更自然地交融。現今提倡開放式辦公室的人依然秉持同樣的論調。

然而在城市那一章我們已探討過,物理空間有可能重度影響我們感覺與人連結的強弱程度。事實證明,開放式辦公室截至目前是現代最普遍的格局,歐洲半數辦公室以及美國2/3的辦公室都採用這種設計特別容易造成疏離感。 

哈佛商學院最近發表了一項指標性研究

追蹤當員工從隔間轉換到開放式辦公室時,會發生什麼狀況,研究者發現開放式辦公室非但沒有「促進愈來愈多朝氣蓬勃的面對面協作與更深入的關係」,反而似乎「觸發社交退縮反應」,大家反而都選擇以電子郵件和文字訊息取代說話。 

人們之所以退縮,部分原因出在人類對過度的噪音、干擾或不受歡迎的打斷的自然反應,而這些都是開放式辦公室的基本狀況。城市裡也可以看到類似現象,我們難以消受周圍龐大的人群和刺耳的聲響,就可能傾向於退縮到個人的氣泡裡。這也是一種照顧自己的行為。

研究發現超過50分貝的噪音差不多就是大聲講電話的音量會喚醒人類的中樞神經系統,觸發相當程度的壓力。在許多開放式辦公室裡,噪音等級始終比50分貝還高,因為大家想讓別人聽見自己說話,嗓門變得愈來愈大。 

有問題的不只是音量

亞馬遜的語音助理Alexa隨時都豎起耳朵,等著回應你給的指令;我們的大腦在開放式辦公室的運作模式和Alexa類似時時刻刻都在監控我們周圍的聲響:某人敲打鍵盤、隔壁辦公桌的對話、響起的電話。

結果,我們不但更難專心,而且得費更大的力氣才能完成工作,因為我們要試著同時聽到並忽略所有周遭的聲音。我在開放式辦公室工作的時候,還沒有刷門禁卡進入大樓前,就會先戴上抗噪耳機。唯有隔絕那些持續不斷的噪音,我才能夠專注在工作上,即使那會讓我對周圍工作場所的事比較狀況外。我覺得如果我要達到工作成效,把任務完成,我就別無選擇,只能將自己與同事隔絕。

心理學家尼克.波漢(Nick Perham)深入研究過這種現象,他的解釋相當中肯:「大部分的人在安靜狀態下工作成效最佳,不管他們自己怎麼認為。」確實,一些研究發現,只要附近有一場對話在進行,都可能使員工的生產力下降達百分之六十六之多。 

我們或許將進入一個「單位人口密度較低的開放式辦公室成為常態」的時代。不過儘管這可能表示噪音會減少一些,但會令我們想退縮的因素不只是持續不斷的噪音轟炸而已;還包括缺乏隱私。有研究者提到開放式辦公室普遍瀰漫著「不安全感」,因為每個人都能看到和聽到你在做什麼。

他們發現這會導致充分表達的對話變少,以及出現「妨礙長篇對話」的「某種令人不安的不自在感」,還會產生「比較簡短而流於表面的討論」,並且導向自我審查。這也與我的經驗相符;當你知道旁邊的人都能聽到你說話,便很難跟同事深入討論正事更別說打電話約診或是關心一下另一半了。 

正如同青少年在社交媒體上的對話往往流於表演和言不及義因為那算是在公開論壇上進行的,開放式辦公室的員工也會因為知道有人在看,而改變行為。辦公室成了舞台,你在那裡時時都被注視,時時都得表演,永遠不能卸下防備。這不但讓人的認知和情緒疲憊,也產生異化作用:現在我們的虛擬化身在現實世界也得賣力演出。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如果你的辦公室信奉「辦公桌輪用制」,異化感還會更嚴重

雇主試圖兜售這概念,說這是職場的自由和選擇每天都能自己決定要坐在哪裡。然而現實是,當你沒有自己的工作空間,沒有地方可以貼你孩子或伴侶的照片,沒辦法坐在任何人旁邊久到足以建立友誼,而且每天要像打仗一樣爭奪自己能坐的位置,那也可能成為一種頗為孤立的生活:2019年英國一項調查發現,辦公桌輪用者有百分之十九說他們覺得跟同事疏離,百分之二十二說他們覺得很難建立團隊的向心力。

職場中的辦公桌輪用者就相當於從未遇見鄰居的租屋族。辦公桌輪用者與其說是遊牧民族不如說更像流浪漢,他們無可避免地會覺得自己是不受重視的消耗品,非常沒有存在感。卡是英國一間大公司的設備經理,她臨時必須接受手術治療並請假一個月,結果她那些採用辦公桌輪用制的同事過了好幾才注意到她沒來上班。 

有些雇主會開始修改設計,因為他們意識到有壓力又分心的員工,會感到彼此缺乏連結而疏離,而這樣的狀態對效率、生產力或深入思考的能力都有害而無益。他們早在新冠病毒使防護隔板變成必備之前就採用這個方案。諸如ROOMZenboothCubicall等現成的移動式隔音艙,可以輕易地放在開放式辦公室內使用,現在銷量也蒸蒸日上。

2020年一月,Cubicall的網站放上電話亭造型隔音艙小到使用者只能站著使用的單人艙並大力宣傳它是「現代室內設計缺點的有效解決方案,能在辦公室和公用空間提供一個享有隱私並得以專注的地方,進而提升生產力和士氣」。另外還有些雇主採取更激進的手段,某些工作場所的辦公桌上有紅黃綠三色燈,讓使用者告知同事能或不能打擾他們。另外一些地方,員工戴上一種外型介於「耳機和馬用眼罩」之間的裝置,來幫助他們專心工作。若不是因為這些反應都真實發生了,還真有些像卡通情節。 

好,你可能以為有這些缺點再加上新出現的健康風險,表示開放式辦公室的時代即將終結。然而宣告死亡的傳言可能言之過早。因為不論你的公司最初採用開放式辦公室的「官方說法」為何,也不管公司策略說得再天花亂墜,現實是一切幾乎都是出於成本考量。跟傳統辦公室布局相比,開放式辦公室在每員工身上投入的成本減少了百分之五十,因為每員工占用的面積都變少了。

辦公桌輪用制提供更高的「效率」:有於每張桌子很可能隨時都有人使用,因此每員工的屁股都能「坐」出更大的收益。作者:在任何一個時間點,都有高達百分之四十的公司員工沒有待在他們被分配到的座位上。〕

由於新冠肺炎造成的經濟損害,公司現在壓力更大,需要減少經常性費用並使它維持在很低的數字即使感染和開放式設計是犯罪搭檔,即使開放式辦公室被視為造成員工的不滿足因此對許多公司而言,不但是撥預算大刀闊斧重新設計辦公室的可能性很低,辦公桌輪用制反倒更可能再度流行起來,哪怕這會使新冠病毒傳播的風險增加。

別忘了,當初開放式辦公室不就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捲土重來?不過可以想像某些公司會出現雙層系統,管理階層安全地隔離在獨立辦公室裡,組織下層的人則頂多只有隔板可用。 

優先考慮每員工耗費多少經常性費用這類指標,把員工情緒和生理健康擺在第二,這做法不僅倫理上有爭議,從商業角度看,也未免目光短淺。廣泛而言,這是一種短視的心態,是把人一律自動降級,看得不如利潤重要。比起公司的成功,他們的情緒和健康需求被視為不重要,儘管事實是身心健康滿足根本是與生產力密不可分的,換言之那也是會影響公司整體表現的因素。 

有遠見的雇主需要認知到這一點,即使是在這個預算受限和經費縮減的時節。忽視員工需求的公司很可能會到苦果,包括受吸引而來的員工品質良,以及員工願意付出多少努力。如果你認為雇主不在乎你的基本需求或身體安全,便很難心甘情願多加把勁工作。 

 (本文作者為知名策略顧問;原文刊載於諾瑞娜.赫茲《孤獨世紀:衝擊全球商業模式,危及生活、工作與健康的疏離浪潮》/先覺文化出版)

《孤獨世紀:衝擊全球商業模式,危及生活、工作與健康的疏離浪潮》圖/《孤獨世紀:衝擊全球商業模式,危及生活、工作與健康的疏離浪潮》

加入健康遠見Line,對身體好!